阴阳异咒,怪风助力。

  东瀛豪姬初展阴阳术法,借风力推动倭寇联军战船,加速冲击明军阵营,火炮连发,发动最凶猛的反扑。

  五行道法,水龙掀涛。

  但见赵吏翻手向前一推,澎湃法力激涌,破水而出的百丈巨龙,庞大的身躯腾转,掀起无边惊涛骇浪,径直将冲在最前头的几艘敌船吞噬。

  “轰隆隆..........”

  巨浪滔天,层层叠叠,水龙怒吼,呼啸翻腾,似是天地震动,带来难以想象的毁灭之威,根本不是凡人所能抵抗。

  “八嘎,明军之中,居然也有精通术法之人!”

  眼见着前锋战船被水龙掀起的巨浪吞噬,倭寇联军主舰樱花号上,豪姬媚眼一凛,脸上浮现出满满的盛怒之意。

  “该死!”

  一声怒骂,难抑心中嫉恨,豪姬双手交叠,十指翻飞,于瞬息间,变幻咒诀,霎时,诡异怪风加剧呼啸,风中隐隐然传来一声声凄厉的嘶吼。

  “吼.........”

  似人非人,似兽非兽,怪风中冲出一道人形黑影,浑身上下,好似由黑烟凝聚而成,发出一声刺耳尖叫,然后猛地冲向水龙。

  “嗯?这是..........东瀛的式神之术!”

  赵吏见状,眉头微微一皱,随即,手中法决异变,庞然水龙腾空而起,毫不示弱的杀向飞扑而来的人形黑影。

  式神之威,水龙之能,崩然再击,不死不休!

  与此同时,在两人术法加持下,明军水师与倭寇联军已经展开激烈大战,短暂的炮战之后,随之而来的就是舰船碰撞,将士们兵锋相对,最惨烈的杀斗,在此一刻,毫无保留的全面爆发。

  “众军听令,杀!”

  海面上,双方舰船已经撞击在一起,但闻岳峰口中一声大喝,随即,只见他猛然跃空而起,向着对面倭寇联军的一艘大船飞扑而去。

  “杀!”

  邱莫言、贺虎、铁竹、于飞等上百名江湖高手紧跟在后,纷纷运使轻功,向着敌船上跃去,在他们之后,则是余元率领的三千将士,纷纷冲杀而出,似汹涌的惊涛骇浪,铺盖天地,直冲倭寇联军。

  适才双方一场炮战,明军仗着船坚炮利,一直占据上风,倭寇联军损失已经过半,可即便如此,剩下的上万人马,数量之多,依旧远在明军之上,只可惜,他们说是联军,但本质上依旧还是一群盗匪,纪律松散,装备混杂,几乎不成章法,如何能与军纪严谨、装备精良的明军相比?

  整场战事从一开始,就势态分明!

  好在,东瀛人崇尚勇武,再加上人数较多,勉强倒也还能支撑,只是,仍然不免落于下风,节节败退。

  黑暗觉醒,杀意释放,岳峰一直冲杀在最前面,仗着圣衣护体,无惧刀剑,他手中提着一把长刀,锋芒所向,凌厉无比的寒光闪烁乍现,挡在他身前的倭寇海盗根本无法抵挡,在他的刀光笼罩下,顿时飞起无数的头颅!

  难以形容的迅猛,无可言说的强悍,往往直到岳峰从一艘船的船头杀到船尾,跃上了另外一条船,那些没了头的倭寇海盗的尸体却还笔直的站着,平滑的断颈不停喷涌鲜血,似绽开的烟火,又似盛开在地狱血池中的红莲!

  杀戮,本是战场上的主题,可是,眼前的场景实在太过骇人,让人觉得几乎在瞬间就堕入了无间地狱!

  岳峰单刀直入,锋芒所过之处,立时便是生生的杀出一条血路,即便涌上再多的人,亦能眨眼间杀个干净,而且,与他敌对的倭寇海盗,无论武力强弱,身份高低,全都被一刀斩下头颅。

  后方,紧跟不舍的上百名江湖高手以及三千将士,亦是表现出了超乎常人想象之外的精悍勇猛,再加上倭寇联军已经被岳峰在前冲乱了阵势,仓促间难以形成有效的抵挡,哪里还能与水军抗衡。

  其中,尤以邱莫言的表现最是出众,虽然只是一介女子,但她展现出来的武功之高,却有些骇人听闻,不仅内功深厚,一手子母快剑,更是快的令人看不清锋芒,剑光过处,一个又一个的倭寇被她斩杀当场。

  本就是纵横的侠女,这两年跟随岳峰挑战天下,历经大大小小的争斗无数,在生死间磨砺出来的武功,自然非同凡响。

  倭寇联军中,不乏真正的高手,但纵使数人联手,也挡不住她一柄快剑,顷刻间,就已尽数伏尸当场。

  贺虎、铁竹、于飞等人,也都表现的十分不俗,毕竟,他们本身就是江湖中的好手,投军之后,岳峰将手头上的武功秘籍开放,仍凭他们修炼,虽然时间不长,但一个个的,也都武功精进,远非先前可比。

  相比之下,三千水军将士,因落在了后面,针对的都是已经被杀散了乌合之众,倒是被抢了不少风头。

  纵横所向,无可匹敌,在不断的血腥杀戮中,岳峰只觉得浑身血液沸腾,高昂的战意驱使着他不断向前,直至杀到了倭寇联军的主舰樱花号之前。没有丝毫的犹豫,他直接纵身跳上了樱花号的甲板。